当前位置:主页 > 眼部修复 >
「眼部修复」

“想割双眼皮还得排队!”高考完的暑假萧山刮起一阵割双眼皮医美

发布时间:2019-08-03 11:00 来源:北美安 编辑:admin

  一般工作的时候,Elsie左手边是台电脑,用来记录客户需求,预约医生门诊等等。而右手边支了一面有放大功能的镜子,对面的客户只要稍微一侧头,就能看到自己放大版的五官和皮肤。

  两年前,郑女士的女儿和同学去韩国旅游,回来就提出,高考完要去割双眼皮。当时郑女士觉得孩子是一时兴起,含糊其词的略过这个话题了。没想到两年后,女儿高考完扔出个深水炸弹,在饭桌上宣布:必须在这个暑假割双眼皮。

  郑女士的女儿虽然是单眼皮,但是眼睛比较大,看起来有点呆萌。“新闻里那些割双眼皮失败的例子比比皆是,万一你割毁了,怎么办?”但是女儿已经不顾妈妈的担忧,铁了心想要割。甚至放了狠话“问别人借钱都要去割。”一时间,母女两个的关系到了冰点。

  坚持了12年,终于解放了!广大萧山高考考生们迎来了最自由的两个半月假期。.外面的世界如此多姿多彩,迫不及待的想要体验:考驾照、提前规划大学生涯、和朋友家人去旅行、健身减肥、打游戏、打工挣钱、睡懒觉、补剧......

  整形的钱全是佳佳在大学里业余兼职化妆师、模特赚来的。她把所有的钱都投资在自己脸上。“我可以背30块的包包,但是一定要打3000块钱的玻尿酸。”她直言道。

  各大整形机构也纷纷打出了针对高考生的宣传:“凭准考证有优惠”“高考生割双眼皮6折”“暑期特惠眼部整形满8000元送瘦脸针”等等优惠方案。与这些整形机构拼命招徕顾客的情形相比,知名整形医生的门诊部已经是门庭若市。

  根据新氧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18-19岁的双眼皮消费者占医美总双眼皮消费者的近16%。刚毕业的高考生,势头迅猛,成为医美双眼皮手术的消费新势力。

  然而这个希望在暑假落空了,因为找的医生排期手术排期已经到了九月份。七七欲哭无泪:“九月份我都开学了,哪里来得及。”她不知道,想要在暑假割双眼皮,得从寒假开始就预约医生,制定方案了。

  “其实我也搞不清楚这些乱七八糟的,感觉双眼皮单眼皮都差不多,看久了都一样。”郑女士的丈夫看得比较开:“但是孩子一直都很想割,她大了也管不住,要不就满足她这个愿望吧。”

  四年前,刚拿到录取通知书的佳佳迫不及待告诉父母,她想去割双眼皮,没想到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佳佳在的那个大学城,以帅哥美女多出名,她决心改变自己,迎接崭新的大学生活。

  刚高考完的学生,其实生理和心理上都还不成熟,盲目做整形手术的风险很大。比如有的学生,喜欢二次元,想要拥有二次元美少女那样的大眼睛。但是谁能保证,十几年后,她还喜欢二次元呢?

  但是郑女士还在犹豫,“我内心其实是很反对割双眼皮的,又不是一定要双眼皮才好看。再说了,割个双眼皮就能一下子变好看吗?”

  在不妨碍自己身体健康的情况下,在不妨碍其他人的情况下,为了悦己而活得更开心是可以的。但前提是一定不要阻碍你的健康,不要过分追求新奇特。我觉得要有足够的自信,要有一个正确的价值观,首先不要从众,你要分辨得出来什么是好的,什么是不好的,接纳自己,也要有一个很正确的审美观,微调是可以的,整形要慎重。

  现在呢,甚至领着来。在Elsie看来,”很多都是瞒着家里一个人来的,来我们医院20岁左右的客户,然而放在现在,完全没必要藏着掖着。大众对割双眼皮的观念早就变了。“早几年,都是家长陪着来,已经完全不吸引眼球了。是家常便饭的一件事情,高考完去割个双眼皮,

  但是现在,越来越多的高考生们,在经历了人生第一道蜕变—高考后,选择在高考完后的暑假,来第二道人生的蜕变——割双眼皮。

  李宁医生分析道,现在所谓的网红脸,其实是多元文化催生的产物。有韩国的圆润大脑门,有日本的平行双眼皮,还有中国的锥子下巴、嘟嘟唇。中国现在正处在一个经济高速发展的时期,此时的中国审美是城乡结合部的审美,既不土也不洋,很尴尬的境地。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一定要理性求美。”整形专家李宁介绍,医院时常会接诊到“返工者”,她们在工作室、黑诊所等没有资质的机构处整容后,人没变漂亮,反而毁了容,从此生活陷入困境。

  萧山的七七在高考结束后,就来到杭州某知名医院整形美容科,想请专家给她设计一款适合自己的双眼皮。七七说,自己不仅是单眼皮,还是个肿眼泡,看上去永远没睡醒的感觉。马上就要上大学了,想换副面孔。

  某医美行业的医生透露,暑假是做双眼皮手术的高峰期,大概平均每周20多台。至今,他的微信好友已经超过4000,绝大部分是找他咨询手术的爱美人士。微信里的留言,有时候多到回不过来。

  瞒着爸妈,佳佳铤而走险选择了收费较低的工作室。老熟人介绍,埋线。手术不到2个小时就做完了,幸好出来的效果很自然,她终于松了口气:“终于不用贴双眼皮贴了。”

  但是随着整形行业的发展,人们的审美意识也开始觉醒,网红脸不再是被人追捧的整形模板了,现在大家追求的是“高级脸”“无辜脸”。

  “现在想想,以前胆子也太大了,万一做毁了可怎么办啊”佳佳打趣地说,“不过做毁了也比以前的单眼皮好看”。双眼皮做完后,佳佳又陆续隆了鼻子,打了瘦脸针,面部填充、垫下巴。并且努力减肥,瘦了20多斤,整个人自信了很多,看上去和以前完全不一样了。

  随着医美平台的营销,明星们不避讳的科普,网红经济时代的到来,医美整形这个话题也变得越来越大众化。如果把时间拨会到七八年前,医美整形还是个新奇现象,媒体报道甚至还会带着猎奇的口吻。

  晚上6点半的萧山钱江世纪城某医美整形医院,还是灯火通明。整形咨询师Elsie说:“最近这段时间比较忙,培训比较多,下了班也不能休息,还要及时回复一些客户的信息。”

  Elsie有个老客户,平常就喜欢定期做个脸,打个针。在孩子上高二的时候,就来咨询过一些割双眼皮事宜,等到了高考结束,直接带孩子过来割了双眼皮,还有隆鼻。在这位爱美先锋妈妈的观点里,现在是个看脸的社会,长得好看能够让孩子未来过得顺遂点。

  当然也不是所有家长都思想前卫。郑女士最近就有个很大的困扰:究竟要不要答应孩子割双眼皮。

  毕业以后,她和朋友合伙开了化妆的工作室,工作慢慢步入正轨 。现在家里人也不再反对她整容了,妈妈甚至还开玩笑说,自己也要去打个除皱针。

  原标题:“想割双眼皮还得排队!”高考完的暑假,萧山刮起一阵割双眼皮医美风潮!“想割双眼皮还得排队!”高考完的暑假萧山刮起一阵割双眼皮医美风潮!

王振军主任医师

王振军说明,需要打开模板进行编辑。...[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