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眼部整形 > 祛眼袋 > 三平一显 >
「三平一显」

求助:谁来保护我们农民的合法权益

发布时间:2019-06-14 05:17 来源:北美安 编辑:admin

  我们系广西贵港市平南县平南镇盆塘村木七队村民,因2004年7月平南县国土资源局征用我们的土地,用以兴建平南月亮弯城市花园高级别墅小区后,使我们失去了赖以为生的土地,至今快要3年了,一直得不到合理的补偿和安置,更可怕的是在征地双方都没有协议好价格和地面作物合理补偿的情况下,我们暂时拒签征地协议,时任平南县委书记莫亦翔就以借“妨碍公务”等无中生有的罪名,动用县公安局的民警抓捕我们10多个群众入狱,让我们偿尽牢狱之苦。我们村民感到十分委屈,具体事实如下:

  (1)2004年7月的一个晚上,环城镇书记巫世源带领征地小组到木盆村绍集木七队和木八队农民开会。会上说平南县国土资源局要征用木七队和木八队坐落在月亮湾的耕地194亩,当时没有说出征地用途,也没有公示征地批文,只说征地的价格:水田是28886元/亩,旱地是20900元/亩,地上附着物按自治区批复的计算,具体价格没有说。巫书记读完他带来的材料,我们群众还没有发表意见,巫书记便带他的工作组离去,不给农民发表意见的机会。

  (2)第二次会议。由县委办公室主任胡可双主持,农民记得最清楚的会议内容是:“今次征地势在必得,犁不着你就算耙也要耙着你。”政府工作人员说的话意义深远,说完即带队离开会场,同样不给农民发表意见的机会。

  (3)2005年1月14日夜,平南县环城镇政府再次绍集木七队和木八队农民开会,会议中说:明天开始丈量土地,土地价格不变,也没有其它安置,地上的柿子树按7—20元/棵(大部分柿子树种了5年多已收获)其它的另算,由于还没有议好价格,也没有签征地协议。当时群众意见非常大,有的群众提出建议,要求先议好价格,签征地协议后再丈量土地,征地工作组成员没有采纳,会上江桂才提出建议说:我们作为农民,对国家征地的法律法规认识不多,为了大家得到最合理的补偿和安置,我们可以集体授权委托律师代办征地手续。为了能够达到低价强抢农民耕地的目的,环城镇镇长蒙爱杏,镇干部卢其妙、甘显平,平南镇乌江村支书何清泉等4人便联合作假证,诬陷江桂才于2005年元月9日9时多在木盆桥上带头呼喊“打倒”,并且有3人跟着呼叫。2005年1月15日零晨1时10分,也就是江桂才提议村民集体授权委托律师代办征地手续的当晚,环城派出所便以“涉嫌煽动扰乱社会秩序”为由,打击报复被征地农民,抓江桂才去坐牢。江桂才只是提出一个对维护农民合法权益的提议,即遭到如此的打击报复,其他农民被吓得乖乖就范,再也不敢提出先签合同后量地的合理要求,更不敢提出安置的要求。

  (4)2005年2月6日平南县法院发出强制执行通知书,限令木七队90多位农民在2005年2月16日前交出土地15.365亩。(木七队和木八队农民在月亮湾的人均耕地4.5分,90多位社员的耕地应为40多亩,现在县政府征地部门说我们90多位农民的耕地只有15.365亩,差异25亩多都去哪了?)。然而,不管村民代表提出的异议。2005年3月2日平南县政府出动公安干警、法官、政府工作人员以及治安联防队员等两百多人,全面封锁所有路口,然后动用几十台推土机、勾机,当众推毁农民耕地上的附着物,强行征占了木七队的耕地。

  (5)2005年3月9日,开发商派车来拉属于木七队耕地里的泥土,群众出面制止开发商施工,群众要求政府征地部门先把征地的事情处理清楚,妥善安置失地农民后再施工。上午10时左右,平南县公安局环城派出所以“阻碍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罪名,抓走我木七队村民江世林等7人,在没有任何《拘留通知书》的情况下将江世林扣留至2005年4月18日,再由盆塘村干部张以明送来一张以盆塘村名誉开的刑拘遗失通知书和2005年4月16日平南县公安局对江世林以“妨害公务罪”进行逮捕的《逮捕通知书》,江世林与其他6人同是制止开发商施工,要求政府部门妥善安置失地农民的人,平南县公安却由“阻碍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罪”变为“妨害公务罪”对江世林进行刑拘,并非法关押长达6个月零20天。

  (6)2005年3月12日晚12点左右,环城镇副镇长覃勇带领环城镇派出所干警20多人包围江永中家,干警翻墙而入把江永中家的大门锁砸烂,然后从二楼的窗口爬入江永中家,要抓走江永中,江永中发现后跑上二楼顶站在楼顶最边沿处以跳楼自杀来抵抗他们的违法抓捕。当时江永中说:你们政府部门征用农民土地,补偿不合理,又不安置我们失地农民,我只是没签征地合同,你们就要抓我去坐牢,我宁可跳楼死也不会给你们抓去坐牢,疆持半小时后干警撤离。

  (7)2005年5月10日中午1点左右,环城镇派出所副所长罗陆坚带领干警把我村村民江桂才(在藤县太平镇做生意)抓回平南,在没有任何笔录的情况下,当日下午即被关进平南县看守所,并以“妨碍公务”罪名关押了4个月零20天。

  (8)2007年3月27日,在(荣升)贵港市政法委书记莫亦翔“关照”下,平南县第二次出动公安干警,政府干部、治安联防队员等两百多人,使用勾机、推土机、拉土车等几十台,对木七队的耕地全面摧毁,由于平南县政府对失地农民还没有作出合理补偿和妥善安置,当天我队有部分农民坐在自己的耕地里,公安干警不由分说抓走我队农民江世林、江世义、江永中等14人。其中江世义和江永中是在村里被抓的,平南县公安局给14位农民强加的罪名是“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进行刑事拘留、逮捕,3月28日政府工作人员到村里要挟木七队的部分农民签征地合同等手续,政府工作人员说:“若你们木七队农民不把征地合同等手续签完的话将有人被判刑。”因此,至今还有两位农民被关在监狱里。

  (9)无论在大会小会都贴出公告,平南县政府部门的工作人员都说:经测量木七队和木八队共有194亩耕地在月亮湾里。据2006年5月26日平南镇镇余丕清在镇会议室对两队村民的公布,现两队所得的田亩数分别为:木七队54.211亩(包括被强征未丈量的10.4亩,前面法院说被强征未丈量土地的农户有15.365亩,怎么到镇里又被吃掉5亩耕地,被强征的农户共有90多人,在月亮湾里的人均耕地4.5分,木七队被强征农户在月亮湾里的耕地应有40多亩,现在镇长说只有10.4亩,缺少30多亩)木八队75.155亩,现两队共得土地129.366亩,短少64.634亩。

  (10)2006年,中纪委根据群众信访反映,批转广西壮族自治区纪委,要求贵港市纪委对平南县月亮湾城市花园高级别墅小区项目用地进行调查。2007年3月8日,贵港市纪委在平南县平南镇会议室宣读调查材料,参加会议的有贵港市纪委调查组,平南县政府、平南镇政府、平南县公安局、环城派出所、平南县土地储备中心、月亮湾开发区等单位的领导及木七队农民6人,共有几十人参加会议,以下是贵港市纪委调查组领导杨富华宣读的部分材料和农民对调查结果的质问:

  一、调查材料中说:平南县月亮湾城市花园项目共有2004年的31号、76号、77号、318号及2005年的390号等5个批文,平南县政府部门没有少批多征,也没有化整为零,没有存在违法行为。

  村民疑问:(1)平南县政府于2004年冬一次性征完所有月亮湾高级别墅小区用地,至今却没有公示任何批文和怎样安置失地农民,平南县政府是不是违犯了《征用土地公告办法》的第5条和第8条。

  (3)2004年征地,有一个批文却是2005年的,平南县政府是不是未批先征。

  (4)平南县政府征用了农民的土地却没有妥善安置失地农民,平南县政府是不是违犯了《国务院关于深化改革严格土地管理的决定》。

  (5)据桂政土地批函[2004]76号批准征用二环路以北乌江湾以内的集体土地29公顷左右,现在却征了80万平方米,那不是少批多征吗?

  二、调查材料中说:江桂才、江世林两农民被长期关禁是他们“妨害公务”所致。

  村民疑问:两位农民不是“妨害公务”。他们只是提出要求,征用农民的耕地补偿要合理一点,征了农民的耕地要妥善安置失地农民。就这样农民却遭到“官方”的多次打击报复,他们利用手中的权力强加罪名到农民身上,抓农民抓坐牢,强压农民低价出让集体土地。

  三、调查材料中说:征用月亮湾的土地价格每亩20900元,已是全市最高的,农民种植了5年的果树已桂果补偿7~20元/棵也是合理的。

  村民疑问:农民种植的是果树,是高经济农作物。每亩年产植在两千元以上,现在政府每亩的土地补偿费、安置补助费只给20900元/亩,果树只给7~20元/棵的价格到底是怎样算出来的?这也叫合理补偿吗?

  总之,土地是我们农民维持生活的根源,木七队农民原人均耕地只有7分多,现在被政府部门征用了人均4.5分,剩下的土地已不多,政府又不安置失地农民,农民日后的生活将如何解决呢?我们深信,上级领导一定会保护受害农民的合法权益,使我们村民所蒙之冤得以昭雪。

  按照中国《土地管理法》的规定:“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的使用权不得出让、转让或者出租用于非农业建设”,“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都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但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使用本集体经济组织的土地办企业或建住房除外。”就是说你们的农业用地的使用权,不得给别人,或者租用出去,或者拿来做不是种田的用途~如果有人要拿你们的土地来盖房子,要通过申请,除非是你们自己要拿来盖~

  第十三条 依法登记的土地的所有权和使用权受法律保护,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侵犯。 第十四条 农民集体所有的土地由本集体经济组织的成员承包经营,从事种植业、林业、畜牧业、渔业生产。土地承包经营期限为三十年。发包方和承包方应当订立承包合同,约定双方的权利和义务。承包经营土地的农民有保护和按照承包合同约定的用途合理利用土地的义务。农民的土地承包经营权受法律保护 LZ说的平南政府的征用土地的法律程序不合法 政府征地工作做到“四个必须”:必须严格执行土地利用总体规划和年度计划; 必须充分征求被征地农民对补偿安置的意见; 必须在征地补偿安置费用足额到位后才能动工用地; 必须公开征地程序、补偿安置费用标准及使用管理情况。 另外,在征地依法报批前,应将拟征地的补偿标准和安置途径告知农民,保障其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按LZ所说平南政府这次的土地征用,根本没有充分征求村民的意见,也尚未明确告知土地的用途。 在土地补偿费没有交付的情况下,已派出工程施工队整理土地,并且毁坏农作物 这鞋行为侵害广大村民的知情权、参与权和监督权。 另外,由于征地过程不太顺利,村里多次威胁尚未同意征地的农民,甚至不惜动用行政权力。 请如此征地,农民合法权利何在?

王振军主任医师

王振军说明,需要打开模板进行编辑。...[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