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S悬吊法」

提高违法违规成本确保股市无诈 人大代表王建军建言修改“两”法

发布时间:2019-06-24 03:52 来源:北美安 编辑:admin

 

 
 

 

 
 
 
 
 
 
 

 

 
 
 
 
 
 
 
 
 
 
   
 
 
 
 
 
 
  •  
 
 
 
 

 

 
 
 
 
 
 
 
 
 
 
  •  
 
 
 
 
  •  

 

 

 

 
 
 
 

 

   
 

 

 
 

 

 
 
 
 
 
 
  •  
 
 
 
 
 
 

 

 
 
 

 

 
  •  
 

 

 
 
  •  
  •  
 
 
 
 
 
 
 
 
 
 
 
 
 
  •  
 
 
 
 
 
 
 
 
 
   

 

  •  

 

 

 

 

 
 
 
 
 
 
 
 
 

 

 
 
 
 
 
 
 

 

 
 
 
 

 

 

 

 
 

 

 

 
 
   
 

 

 
 
 
 
 
  •  
 
 
 
 

 

 
 
   

 

  王建军谈到,通过注册制改革,放宽前端准入,对搞活市场大有益处。但如果后端处罚力度不够,则恐泥沙俱下,影响改革成效。

  北上资金连续三周净买入 大金融板块连续六周获加仓!20股连续七周获加仓

  华工科技(000988.SZ)董事长马新强在5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规范治理结构。《证券法》对信息披露违规罚款的上限是60万,暴露的问题是部分企业对于短期利益的追求、公司治理结构的不完善。违法成本与违法所获得的经济利益相比过低,违法成本很低。另一方面更需要企业增强诚信意识。

  3月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全国人大代表、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今年提交两份议案,第一份为《关于修改〈证券法〉,建立证券市场违法主体向受损投资者返还违法所得的行政处罚制度的议案》。

  事实上,该话题在今年两会上频繁出现。全国政协委员、证监会原主席肖钢3月4日表示,应该尽快修订《证券法》,提升对违法违规行为的处罚力度。全国人大代表、立信会计师事务所首席合伙人兼董事长朱建弟3月4日表示,考虑到财务造假行为性质非常恶劣,建议加大对因财务造假导致的信息披露违法行为的处罚力度,增加上市公司造假成本。

  9亿资产离奇消失!持牌私募中金国瑞猝死调查:500多名投资者踩雷,自身员工也被坑

  王建军另一份议案《关于修改〈刑法〉,将欺诈发行犯罪刑期增至无期,重罚参与合谋的中介机构的议案》,主要试图解决“违法违规成本低”问题。

  机会的味道!1005股入富+6只新股+科创板第一股打新+第二股路演(附投资日历)

  对于王建军议案,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智斌律师3月5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认可。

  有业内人士表示,若能采纳,对违法主体可以提高威慑性,对中小投资者而言非常有利。

  他表示,作为投资机构、股民获知上市公司信息的重要渠道,可靠的信息披露能够缓解上市公司与投资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信息披露不只是董秘办的事,是整个公司都需要高度重视的一项工作。”

  3月5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获悉,全国人大代表、深交所总经理王建军今年带来两份议案,一是建议修改《证券法》,建立证券市场违法主体向受损投资者返还违法所得的行政处罚制度;二是建议修改《刑法》,将欺诈发行犯罪刑期增至无期。两项建议均旨在保护中小投资者合法权益,免受市场欺诈之害。

  机会的味道!1005股入富+6只新股+科创板第一股打新+第二股路演(附投资日历)

  郑重声明:东方财富网发布此信息的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与本站立场无关。

  他解释,《证券法》232条明确规定,当上市公司财产不足以同时支付罚款、罚金和民事赔偿责任时,优先承担民事赔偿责任。虽然法律规定非常明确,但在实践中,由于缺乏细化的操作规定,民事赔偿与行政处罚相互之间并无衔接,民事赔偿优先成为“一纸空文”,并不能得到保障。“王建军先生的提案,能够很好地解决操作层面的问题,对投资者是非常有利的。”

  为违法行为提供了动机与机会,因此提高违法成本是一个方面,“确实去年A股公司及个人的违规行为创历史新高,特别是信息披露,”他指出,

  据王建军介绍,为确保注册制改革取得成效,必须在放宽前端准入的同时,强化后端行政处罚的力度。

  王建军建议,第一,将该罪的犯罪类型从“妨害对公司、企业的管理秩序罪”移至“金融诈骗罪”;第二,将罪名修改为“欺诈发行证券罪”;第三,提高犯罪刑期,情节特别严重时可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甚至无期徒刑,提升罚金额度;第四,参与欺诈合谋的中介机构及其责任人员,应作为欺诈发行犯罪的从犯加以严惩。

  但现状是,由于实践中行政处罚往往先于民事赔偿,导致来源于投资者损失的违法所得上缴国库,客观上造成了一定程度上投资者损失无法得到有效补偿。

  今年2月末,习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体学习时指出,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金融制度是经济社会发展中重要的基础性制度;他强调,“要解决金融领域特别是资本市场违法违规成本过低问题。”

  对此,王智斌律师表示,“欺诈发行危害面极大,最高刑完全可以提至无期徒刑,以提升刑法的震慑性。至于哪些情节可以判处无期徒刑,要综合考虑主观恶性、欺诈融资金额等各种因素,量刑标准有赖于刑事司法部门出台细则。”

  据了解,在A股目前赔付机制中,监管层鼓励违法主体采用先行赔付制度,其初衷与上述议案接近,案例有万福生科、欣泰电气等。尽管先行赔付制度的合理性与积极意义值得充分肯定,但华东一名从事证券维权领域的律师5日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推广难度较大,主要取决于涉事主体是否自愿;在绝大多数上市公司违法案例中,要公司先行赔付,难度非常大。

  美将5家中方实体列入管制清单剑指中国超算 国际锐评:继续施压只会适得其反

  他指出,欺诈发行是注册制改革中需要重点防范的违法行为之一,但实践中,我国现行《刑法》欺诈发行股票、债券罪犯罪类型归类不够准确、刑事处罚力度不足等问题日益凸显。

  对此,王建军提出四项建议,第一,建立责令违法主体向受损投资者返还违法所得的行政处罚制度,构建赔罚一体机制;第二,继续完善行政和解制度,促使相关责任主体主动赔付投资者;第三,改革现有证券行政罚没款缴纳制度,建立行政罚没款先赔后缴(国库)机制;第四,延长冻结、查封等证券行政强制措施的期限,确保行政罚没款执行到位,夯实责令返还违法所得制度的基础。

王振军主任医师

王振军说明,需要打开模板进行编辑。...[详细]